刘建国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

我是清华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推动垃圾分类难在哪儿,问我吧!

2017年3月底,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改委、住建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部署推动生活垃圾分类。然而一年过去,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有些小区执行情况不错,但多数人扔垃圾仍然不分类,随意扔。
我是刘建国,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固体废物控制工程研究生导师。作为一个常年研究垃圾处理的人,我深知垃圾分类在我国推广的难度,然而,我仍认为难是难在意识并非行为。
在这里,欢迎大家就垃圾分类问题与我一起讨论,说说你关于为何垃圾分类实施难的见解,也听听我的观点。当然,如果你想了解一些关于固体废物处理的科普,也欢迎向我提问。
6k
焦点 2018-04-16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24个回复 共50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我想请您来我区授课,可以吗?

刘建国 2019-07-25

您好刘教授,我想问下玉米棒是属于湿垃圾还是干垃圾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刘建国 2019-06-0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社会学价值”及“语言学价值”是我们评选流行语的标注,具体说,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反映时代特征。流行语是时代的“脚印”,是时代在语言中留下的“痕迹”。反映时代特征,一直是我们评选年度流行语的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XX千万条,XX第一条”“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等,年度特征无不明显。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单上,最后落选就是因为它“太旧”了,没有今年的年度特点。“快闪”“逆生长”“脱粉”等,也是这种情况。
2.    弘扬正能量。语言是社会生活的符号,是社会价值观的直接反映。评选流行语,不仅是在向社会推荐一个语词也是在向社会推广语词所反映的价值观。《咬文嚼字》评选年度流行语,一直将“弘扬社会正能量”当成核心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等,就明显体现了这一点。 “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等等的流行,其实反映了人们对不合理现象的批评态度,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弘扬正能量。
3.    引导语文生活。评选流行语,选的是优雅、美丽的语言符号,我们一直坚持把结构、含义、用法上是否有“创新”作为评选流行语的重要标准。今年入选的词条都体现了这一特点。还有许多条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这一标准落选了。比如“盘”“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与你无瓜”“夸夸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爱的魔力转圈圈”“阿伟我死了”等等,都是因为语言上的“创新”不够而落选的。
关于合乐彩票app 在合乐彩票app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合乐彩票app广告 友情链接 合乐彩票app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